南京首發!一“圖”在手,盡覽長江前世今生

2020-11-24 12:50圖文來源: 紫金山新聞

如果説長江與黃河都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,那麼長江就是孕育出美麗水鄉、經濟重鎮、人文高地的錦繡江蘇的搖籃。

為深入挖掘和弘揚長江歷史文化,進一步發揮地方誌的資政服務功能,今天,由江蘇省地方誌編纂委員會辦公室、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聯合出版的新書《長江歷史圖譜》正式發佈。

書

本書是長江歷史圖譜的首次彙編整理,126幅歷史地圖將歷史上長江的樣貌一一呈現,展現長江沿岸各地的歷史變遷,也是江蘇保護、傳承、弘揚長江歷史文化的一次具體行動,為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、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提供歷史借鑑。

首次彙編

遴選兩千餘種文獻現長江歷史變遷

江蘇是全國的方誌大省,歷代編修的各級各類方誌一千多種,流傳至今的約有八百種。其中大量的志書收錄繪有古代長江的地圖,這些地圖見證了江心沙洲的坍漲、江岸的變遷、沿線的榮枯、江防的興衰。

《長江歷史圖譜》通過對兩千餘種地方誌和輿地、政書、兵書等歷史文獻中,精心遴選長江河道、長江口、江防與沿江風光等古代輿地圖、山水圖,進行蒐集、排比、整理,從不同的角度,展示古人眼中的長江形象,尤其側重從空間和時間兩個視角,展現長江沿岸各地的歷史變遷。

書2

《長江歷史圖譜》主編張乃格介紹,首次彙編的“圖譜”共設七卷首一卷,用優質宣紙,以仿金鑲玉形式影印,手工線裝。全書裝幀設計由多次榮獲“中國最美的書”著名裝幀設計師姜嵩先生操刀,幾易其稿乃成。“卷一《長江總圖》、卷二《上中游大江圖》、卷三《下游大江圖》,可以明萬里長江大勢大略。卷四《長江口圖》、卷五《滄海桑田圖》,可以明長江古今生態演變。卷六《江防圖》,可以明忘戰必危。卷七《沿江風情圖》,可以明祖國山川壯美。”張乃格説:“其中卷一《萬里長江圖》所繪長江跨州過縣,穿山越嶺,宛若巨龍。卷二《岷山圖》所繪岷山傳統以為是長江之源,形似斧劈。《金沙江江源圖》所繪金沙江是四川與西藏的界河,為長江上游的一部分,細若遊絲。《巫山段大江圖》所繪江流在懸崖峭壁間左衝右突,勢若奔馬。《湖口段大江圖》所繪是長江中下游交匯處,別開一番新天地。卷四《清長江入海口圖》所繪沿江城鎮林立、港汊密如蛛網,凸顯繁榮昌盛新氣象。”各卷仿照古代圖志體例,前面是圖,卷後附説,對圖進行簡明扼要的説明。

書中的南京元素

書中的南京元素

“因為南京是六朝‘江東’、唐宋‘江南’和明代南直隸的中心,清江南省的省會,清康熙六年(1667)江蘇、安徽雖然分省,但安徽省省會最初寄駐在江蘇近百年,加之上海地區明代隸屬於南直隸,清代分屬江蘇省的松江府和太倉直隸州,所以本書收圖的重點側重於江蘇。”張乃格介紹。

迭經周折

長江最早水墨畫卷真跡首露面

《長江歷史圖譜》前後編纂歷時一年,採訪中記者獲悉,早在去年下半年,省地方誌辦公室就提出選編《長江歷史圖譜》的設想,併成立了專業的選編團隊。然而今年年初,正值疫情肆虐,為編纂工作帶來了難度。

“編纂團隊克服了受疫情影響圖書館無法及時查閲底本資料、無法掃描底本、無法出差、印刷不便等重重困難。”江蘇鳳凰出版傳媒股份公司總編輯徐海介紹,選編人員克服西藏、青海等長江上游地區資料奇缺,江蘇、安徽、上海等下游地區資料汗牛充棟,抉擇工作量大,以及疫情期間公共圖書館閉館等困難,在南京圖書館、故宮博物院等單位特別支持下,終於完成《長江歷史圖譜》。

《江山萬里圖》上可見乾隆留下十方品賞鈐印

《江山萬里圖》上可見乾隆留下十方品賞鈐印

書中卷首收錄南宋名畫《江山萬里圖》,尤其迭經周折。該圖真跡藏北京故宮博物院,是現存最早有關長江的水墨畫卷。此圖以長卷形式描繪長江景色,十米長卷徐徐拉開,一幅萬里長江圖呈現眼前,再現南宋鎮江畫家趙黻名畫。“此圖極為珍貴,為南宋繪畫佳作,是歷朝歷代長江題材繪畫作品中的傑作,歷代收藏家、鑑賞家題詩作跋,清乾隆帝、嘉慶帝無不視之為拱璧,藝術性地再現長江從西蜀到東吳浩浩湯湯、奔流不息的氣勢,以及長江沿岸的雄偉秀美山光水色。”徐海告訴記者,在故宮博物院的幫助下,經過複雜的數十道工作程序,終於將歷史上的長江圖譜全貌呈現於世人面前,“歷史上的巴山蜀水是什麼樣子,岷山、金沙江是如何走向,南通的五山是哪五山,具體位置在哪裏,歷史上的五山是什麼樣風貌,都可在其中尋得答案。”

通州五山圖

通州五山圖

歷史借鑑

支撐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

在古代方誌編纂中,歷來特重輿圖。在不少專家學者看來,首次輯錄志書類書中的長江輿圖的《長江歷史圖譜》的出版有着重要的學術意義,具有顯著的存史、資政的現實意義,不僅將歷史上長江的樣貌加以呈現,更為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、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提供歷史借鑑。

教育部長江學者、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程章燦回顧了三千年中國古代書籍史認為,“左圖右書”以及“左圖右史”之類的説法,都是在強調圖畫與書籍、圖像與史書,一左一右,相互為用,不可偏廢。“無論是讀經還是讀史,都離不開圖像,因為學術中的很多複雜問題,比如經學中的禮制,史學中的地理空間、史事背景,‘即圖以求者易,即書而求者難’。”在程章燦看來,輿圖更可以獨立成書,自成一體,“與圖説、圖考、圖志、圖經等諸多種類相比,圖譜是最講究體系性的,可以構成一個自足的系統。《長江歷史圖譜》就是這樣的例子。從這個意義上完全可以説,這就是一部長江志,也是一部長江圖經。此書的面世,正當長江經濟帶推行和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實施之際,可謂恰逢其時。”

在南京大學歷史學院副院長鬍阿祥看來,無論是長江名稱的演變、長江名稱的影響還是長江約定俗成的分段名稱,都表明了長江之於中華文明的意義。胡阿祥表示,與黃河相比較,長江有許多約定俗成的分段名稱,如“直曲”“金沙江”“川江”“峽江”“荊江”“潯陽江”“揚子江”等等。這些分段名稱,聯繫着民族、物產、學術、地形、政區、古國、文學、地理等廣泛的內容,既是長江地名的最大特點,也彰顯了長江流域豐富多彩的歷史與文化,“長江最長的支流‘漢江’,所謂‘漾言其微,漢言其盛’,‘語曰天漢,其稱甚美’,使得劉邦接受了漢王的封號,進而‘漢’成為漢朝、漢族名稱的來源,‘漢’也由此成了中國歷史最鮮明的記憶、中華文化最顯眼的符號。如此,漢之偉大、江之悠長,形象表達了中華文化的偉大與悠長。”胡阿祥説:“書中,‘長江口圖’引人探索長江入海口由三角灣而三角洲的變遷;‘滄海桑田圖’涉及‘科氏力’對地形塑造與灘洲發育之影響;‘江防圖’雖以明清為主,卻也引發對於‘天塹’‘南北’‘避難所’‘薪火相傳’等軍事、文化主題的思考。江蘇之名離不開水,江寧府的江,蘇州府的蘇與州,都與水有關;江蘇之實更離不開水,如地理的江、河、湖、海集於一身,唯有江蘇。水是江蘇之體之魂,江蘇人依水而生,江蘇城依水而興,江蘇發展依水得勢,江蘇文化依水揚名。江蘇省志辦的歷史輿圖整理與出版,運河、長江雙翼齊展,反映了我省方誌工作者的學術敏鋭、事業追求、對於江蘇地情把握的準確到位。”

作者:王婕妤 責任編輯:王燦

推薦欄目

觀點 / 四方集運查詢電話評

熱點文章

讀圖

談資

週刊

視頻